卫青迎娶“寡妇”平阳公主背后的玄机 | 刘三解

在史书中,平阳公主不仅是一个寡妇,还是一个二婚寡妇。

《史记·樊郦滕灌列传》记载:

子侯颇尚平阳公主。立十九岁,元鼎二年,坐与父御婢奸罪,自杀,国除。

也就是说,平阳公主在平阳侯曹寿死后(元光四年,公元前131年)又嫁给了汝阴侯夏侯颇(死于元鼎二年,公元前115年),然后才嫁给卫青。到这时候,俩人都不年轻了,可不就是政治婚姻了吗?

问题是,《史记》和《汉书》对二人的婚姻记载不止这点,信息要复杂得多。

如《史记·卫将军霍骠骑列传》里提到:

自骠骑将军死后,大将军长子宜春侯伉坐法失侯。后五岁,伉弟二人,阴安侯不疑及发干侯登皆坐酎金失侯。失侯后二岁,冠军侯国除。其后四年,大将军青卒,谥为烈侯。子伉代为长平侯。

大将军以其得尚平阳长公主故,长平侯伉代侯。六岁,坐法失侯。

众所周知,平阳长公主的原封号为阳信公主,因嫁给了平阳侯曹寿,改称平阳公主,那么,改嫁汝阴侯夏侯颇,是否当改封号为汝阴长公主?哪怕夏侯颇因“坐法”失侯,大将军卫青“尚平阳长公主”又和卫青儿子继承长平侯爵位有何关联?

难不成,汉武帝等到大将军卫青一死,就想让他的侯国“绝嗣”?

事实上,卫青封大将军同时,《史记·卫将军霍骠骑列传》即有记载:

而封青子伉为宜春侯,青子不疑为阴安侯,青子登为发干侯。青固谢曰:“臣幸得待罪行间,赖陛下神灵,军大捷,皆诸校尉力战之功也。陛下幸已益封臣青。臣青子在襁褓中,未有勤劳,上幸列地封为三侯,非臣待罪行间所以劝士力战之意也。伉等三人何敢受封!”

卫伉是为卫青之长子,元朔五年仍在“襁褓中”,哪怕结合《汉书·霍光传》的记载,称8岁的汉昭帝为“襁褓”,也就是幼儿,卫伉当时的年龄应该大不到哪儿去。

再看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,由褚少孙补记的记载如下:

卫子夫立为皇后,后弟卫青字仲卿,以大将军封为长平侯。四子,长子伉为侯世子,侯世子常侍中,贵幸。其三弟皆封为侯,各千三百户,一曰阴安侯,二曰发干侯,三曰宜春侯,贵震天下。

卫伉为长平侯世子,且“常侍中”,也就是在汉武帝身边备顾问,说明不是“襁褓中”人,也就是说,已经是坐法失侯之后,仍为长平侯世子,仍享贵幸。

《卫将军霍骠骑列传》特意强调卫青“尚主”和卫伉袭爵的关系,恐怕真正的意图是点明卫伉与平阳公主的关系,即实为其“私生子”。

褚少孙的“补”《史记》的记载如下:

是时平阳主寡居,当用列侯尚主。主与左右议长安中列侯可为夫者,皆言大将军可。主笑曰:“此出吾家,常使令骑从我出入耳,柰何用为夫乎?”左右侍御者曰:“今大将军姊为皇后,三子为侯,富贵振动天下,主何以易之乎?”於是主乃许之。言之皇后,令白之武帝,乃诏卫将军尚平阳公主焉。

如果采信这个,就与平阳公主先嫁曹寿,再嫁夏侯颇,寡居后再嫁卫青的逻辑并无矛盾,而卫伉自然也非平阳公主之子。

但再对照下《汉书·卫青霍去病传》的记载:

初,青既尊贵,而平阳侯曹寿有恶疾就国,长公主问:“列侯谁贤者?”左右皆言大将军。主笑曰:“此出吾家,常骑从我,柰何?”左右曰:“于今尊贵无比。”于是长公主风白皇后,皇后言之,上乃诏青尚平阳主,与主合葬,起冢象庐山云。

事儿明显是一个,班固的记录明显不同,我们具体观察下其中的区别:

1,时间:褚少孙为“平阳公主寡居”,班固为“平阳侯曹寿有恶疾就国”;

2,背景:褚少孙为“今大将军姊为皇后,三子为侯”,班固为“于今尊贵无比。”;

3,增加信息,班固称“与主合葬,起冢象庐山云。”

《汉书》此处记载,必然有比西汉中后期的博士褚少孙更详尽的信息和确凿的材料,才没有复述其说法,那么,也就意味着,班固《汉书》的说法更可信。

但是《汉书》这段的记载,明显有漏洞。

我们知道,平阳侯曹寿死于元光四年(前131年),卫青封大将军则是在元朔五年(前124年),初封列侯则在元朔二年(前127年),换句话说,这段记载本身时间也是矛盾的,几个核心点根本对不上。

班固会犯这种明显的错误吗?

恐怕不会。

那么,如果我们把这段记载拆成两段来理解,恐怕就清楚多了。

前一段为:

初,青既尊贵,而平阳侯曹寿有恶疾就国,长公主问:“列侯谁贤者?”左右皆言大将军。主笑曰:“此出吾家,常骑从我,柰何?”左右曰:“于今尊贵无比。”

元光四年左右,卫子夫刚刚得宠,其家正一步步走向尊贵,长公主之夫未死之际,已经在研究下家,问左右亲近人,谁“贤者”?这里,实际上是在讨论预期,而不是问谁“最贵者”?卫青的出身,也说不上“最贵”。

左右的回答,实际上并不是在提供“为夫”的对象,而是“恋人”的对象,或者说“情人”的对象。

事实上,班固在处理这段文字的时候,也特意删掉了褚少孙所强调的“列侯可为夫者”,言下之意应为,平阳公主与卫青的关系起点,根本就不是夫妻,而是“情人”。

而记载的后一段,则为:

于是长公主风白皇后,皇后言之,上乃诏青尚平阳主,与主合葬,起冢象庐山云。

也就是说,到了卫子夫封皇后之后,卫皇后听了公主的要求,去请汉武帝下诏卫青“尚主”,并与公主合葬,这个特殊强调,主语应该不是卫青,因为卫青和平阳公主的墓是在汉武帝茂陵的陪葬序列里,不是卫青说了算的。

同时,平阳公主之子曹襄已经继承了平阳侯的爵位,平阳公主的死葬,终究是跨越两家的问题,恐怕还是要皇帝拍板……

综合一下,平阳公主之嫁卫青,恰恰是二人早通款曲的结果,其事之发生,甚至要上溯到“平阳侯曹寿恶疾就国”之时,也就是曹寿死前,因为重病离开长安后,至于说婚嫁,则要晚的多,这个时间之长,甚至足够塞进去一次与“最贵者”列侯的失败联姻。

而卫伉,有很大可能就是这个“婚前”的产物,年龄也刚好对得上。

如此,则汉武帝赏卫青之功,特意封其三子为侯,也就可以理解了,其母家不普通嘛!

上一篇:古代皇权至上,任何威胁皇权的因素都得铲除
下一篇:他出身豪门,家道中落被迫沦为太监,因给李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