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国皇帝都要树立权威,刘秀为何却允许严光把

在《后汉书》中,有这样一段描述:“因共偃卧,光以足加帝(光武帝刘秀)腹上。明日,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。帝笑曰:‘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’。”

意思是说,严光和光武帝一同睡觉,严光由于睡姿不雅,将一只脚压在光武帝的肚子上。第二天,太史上奏说有客星犯主,冒犯了皇帝的御座,情势非常紧急。光武帝笑着说:“没事,这不过就是我和老友严子陵在一起睡觉而已。”

既然严光把腿压在刘秀肚子上这事,让很多人都知道了。那说明,严光也是明白的。那么,他为什么还要把腿压在刘秀肚子上呢?

(严光剧照)

严光其实并不姓严,本姓庄,只是因为和汉明帝刘庄的名讳有一字重合,因此被《后汉书》改成了严,字子陵。

严光是会稽余姚人,少时的他,聪慧灵动,天资聪颖,“少有高名”。严光记忆超人,能做到过目不忘。十几岁时就满腹经纶,通晓《诗》《书》,让人刮目相看。

在和成年名士的交往中,严光不但学识渊博,通古晓今,而且能言善辩,心思缜密,经常辩得那些名儒哑口无言。因此,严光小小年纪,就已经声名远播,名噪乡里。

其后,严光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学识,开阔自身的眼界,来到了长安求学。进入了汉朝的最高学府太学府,专心进学。也就在这里,他遇到了当时落魄的皇族后裔刘秀,两人成为了同窗好友。

不过,严光和刘秀来到太学府的目的是不一样的。严光纯粹为了进一步的深造,而刘秀则志存高远,希望在太学府中结识经天纬地之才,为他日后的宏图霸业服务。

当见识到了严光的满腹才华和一身正气后,刘秀十分叹服和崇拜,想方设法和严光套近乎。两人由一般同窗到过从甚密,直至成为密友。

后来的刘秀经过南征北讨、浴血奋战,终于在建武元年建立了东汉政权。而此时的严光,却改头换面,早已在风景秀美、群山连绵的美丽富春江畔,结草为庐,垂钓河中。

(刘秀剧照)

新政刚立,思贤若渴的刘秀想起了当初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严光,希望能得到他的辅佐。不过,但凡高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刘秀尽管对严光心心念念,却找不到他的任何消息。

无奈之下,刘秀只好找人画出他心目中严光的形象,派出官吏按图索骥,四处苦寻。

终于有了回音,有人报告“有一男子,披羊裘钓泽中”。

刘秀得报后欣喜若狂,即刻派出使者亲临垂钓之处,延请严光。反复多次,终于将他请到了京都洛阳,好吃好喝好住招待着。

刘秀先是派出和严光交情深厚的司徒侯霸招抚严光。这侯霸可谓是刘秀的肱股之臣,深得刘秀器重,被刘秀封为尚书令,官居大司徒。侯霸出面,无疑就相当于是刘秀亲自迎接了。

侯霸事前派人给严光送信,“公闻先生至,区区欲即诣造,迫于典司,是以不获。愿因日暮,自屈语言”,表达了急于见到严光,又因公务缠身,晚上亲自前来拜谒的歉意。

严光不置可否,将书信回掷给送信的人,并说了这样一段话:“位至鼎足,甚善。怀仁辅义天下悦,阿谀顺旨要领绝。”意思是说,你身居高位,如果身怀仁德,辅佐正义,天下人就会喜悦。如果你一味地阿谀奉上,顺应皇上的旨意,就会自寻死路。

侯霸见严光这么不客气,心里有点虚,把这事报告了刘秀。刘秀看到严光的的回信后,哈哈大笑:“狂奴故态也。”于是,刘秀亲自乘车来到了严光的住处。

严光自顾自地睡觉,丝毫不理会刘秀的到来。尴尬的刘秀拍着严光白花花的肚皮,打趣地问:“咄咄子陵,不可相助为理邪?”你为什么就不肯出山,帮我治理国家呢?

(侯霸剧照)

严光老半天才睁开眼睛,“昔唐尧着德,巢父洗耳。士故有志,何至相迫乎”,人各有志,你就别再勉强了嘛。刘秀只得长叹数声,驾车而回。

刘秀仍没死心,又将严光迎进宫中,和他畅谈故交,直到俩人同床而眠。严光把脚放到了刘秀的肚皮上。

我想严光当然知道刘秀是谁,他把腿压在刘秀肚子上,就是向他表明,自己对官场的尊卑不当回事,不愿意当官。

当然了,严光这也算是帮刘秀,让他得一个礼贤下士的好名声。

那么,后来的严光怎样了呢?

刘秀不但没有责怪严光,反而将他封为谏议大夫。不过严光死活不答应,刘秀无奈,只好放他回去,“乃耕于富春山”。

就这样,严光身穿着羊裘,头戴着草帽走进了富丽堂皇的皇宫,又无爵无位,潇洒惬意,身无长物地从皇宫里走了出来,重归了他挚爱的渔场。

直到建武十七年,刘秀又一次想起了严光,再次诏他入宫。严光又再一次拒绝。最后,80岁的严光在老家病逝,刘秀极为伤感,下旨厚葬。

对于严光至死不事光武帝的行为,后世之人推崇备至。范仲淹在浙江桐庐时,就主持修建了祠堂,用以纪念严光,并做《严先生祠堂记》:“云山苍苍,江水映涣,先生之德,山高水长”。

李白对严光也顶礼膜拜,作诗赞扬他:“松柏本孤直,难为桃李颜。昭昭严子陵,垂钓沧波间。”

至此,严子陵不事权贵的高风亮节,深入人心,世受后人敬仰。

(参考资料:《后汉书》)

上一篇:中国古代最牛的阅兵,10万精兵操练一个月,外国
下一篇:又一个被历史误解的皇帝,沉迷淫乐的背后,是